• <menuitem id="cgpea"></menuitem>
  • <dl id="cgpea"></dl>
    <dl id="cgpea"></dl>
  • <dl id="cgpea"><menu id="cgpea"></menu></dl>
  • <progress id="cgpea"><tr id="cgpea"></tr></progress>
  • 改革闖出致富新路 盤活集體“沉睡”資源

    2019-08-12 11:12
    編輯: 詹樂游1
    來源: 陜西日報

    ????8月8日一大早,袁懷兵夫婦照例在溫室大棚中忙碌著。一拔、二撿、三裝,他們動作嫻熟,在中午前便能夠把一天的活干完。盡管臉上的汗水不停地向下滴著,但豐收的喜悅令他們滿是笑容。

    ????袁懷兵是榆林市榆陽區芹河鎮張灘村人。2017年張灘村開始進行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成立了張灘村股份經濟合作社,并流轉全村200畝土地建設溫室大棚,重點發展特色農業大漠蔬菜——小香芹。借此機會,袁懷兵一家發展了3座大棚,如今每棚每年的收入達14萬元。

    ????自2013年趙家峁村改革試點起步以來,榆陽區堅持將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作為破解“三農”問題的先手棋。截至目前,全區317個村中有303個村順利完成改革,注冊成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401個,頒發股權證10.9萬本,界定股民34.3萬人,使榆陽廣大農村煥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機,有力助推了脫貧攻堅,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了制度支撐、奠定了扎實基礎。2019年3月,榆陽區被農業農村部確定為首批全國學習推廣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典型單位,成為陜西省唯一入選的縣區。

    ????以合作社為紐帶

    ????實現“三連”發展

    ????2013年9月,在集體經濟一窮二白、土地閑置撂荒、留守人口年均收入不到3000元的榆陽區古塔鎮趙家峁村,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工作大刀闊斧地展開。當時應該不會有人想到,數年后趙家峁村會一躍成為集體資產突破5000萬元、人均年收入達到16800余元的標桿村。

    ????7月20日,趙家峁村股份經濟合作社的第二次分紅大會如期舉行,村民劉福華喜笑顏開地說:“今年我家分了7590元,比上次還多1000多元呢。”當天,趙家峁村共分紅120萬元。

    ????不僅在趙家峁村,近年來,榆陽區堅持區、鄉(鎮)、村三級書記立下軍令狀,一起抓改革。遵循“三權分置”原則,嚴格按照“清產核資—界定成員—設置股權—制定章程—建立合作社—發放股權證”六步流程,組建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通過改革,建立起“歸屬清晰、權能完整、流轉順暢、保護嚴格”的現代農村產權關系,實現了“連股、連利、連心”的“三連”發展,推進貧困村與非貧困村、貧困戶與非貧困戶一同搭上發展快車致富奔小康。

    ????“這些年來,我們村大力發展旅游項目,村里還承包了一些工程,一年下來不光有錢賺、有工資掙,還有分紅拿。”劉福華說。在如今的趙家峁村,更多的“劉福華們”或在開觀光車,或在售賣門票,有職可謀、有錢可賺。

    ????因村制宜全域拓展

    ????“三條路徑”解決“三農”區域問題

    ????與趙家峁村不同,位于榆陽區北部草灘區的小紀汗鎮大紀汗村則另辟蹊徑。

    ????“過去,我們這里有大量的塊塊田、綹綹田、褲帶田,形不成規模,導致農業效益低下。”大紀汗村黨支部書記蔣文東說,“通過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我們村在‘一戶一田’的基礎上發展了‘一組一田’,采取‘黨支部+合作社+公司’模式,流轉2000畝土地,規模化、機械化發展紫花苜蓿產業。同時還吸收了苜蓿機械化種植解放出的勞動力,種植了350畝山藥和300畝沙蓋。今年,我們總投資8000萬元的湖羊、西蒙特爾牛養殖項目也將建成投產。這些產業的發展,將為全村老百姓鋪通未來可期的致富路。”

    ????創新推開“三條路徑”,是榆陽區為解決不同區域“三農”問題提出的方案。“三條路徑”即在南部山區、北部草灘區和城中村、城郊村三類不同區域,因地制宜,以股份合作為紐帶,采取不同模式盤活集體資產,為小農戶搭建了進入大市場的橋梁。

    ????榆陽區農業農村局局長高之雁說:“截至今年7月底,榆陽區累計實施‘一戶一田’40萬畝,涉及3.3萬農戶,使戶均耕地由7.7塊減少到1塊,整合后耕地面積增加近2萬畝,全區農戶每年因此增收2.4億元。同時,此舉極大地解放了勞動力,促進了村民務工等多項收入。”

    ????改革與轉型共推進

    ????讓群眾分享改革紅利

    ????8月8日,榆陽區金雞灘鎮白舍牛灘村的李強雄夫婦忙得不亦樂乎。一年多前夫妻倆當了村里“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投資30多萬元,承包了景區兩個娛樂設施。回想起最初的惶惶不安到現在的安心樂意,夫妻二人感慨良多。

    ????“一開始確實不好干,也很累,但我看好這里的發展,就堅持了下來。逐漸地這里的游樂項目成了榆林群眾節假日常來的‘夢幻樂園’,光‘五一’那幾天我就凈賺了2萬元。”李強雄說。

    ????然而,就在多年以前,白舍牛灘村還是一個落后的村落。“兩年前,依托自然優勢和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后土地集中連片的政策優勢,我們村開始發展旅游產業,但起步晚、投資大等諸多問題成為發展的障礙。為解決這些問題,村里投資建成了占地10平方公里的文化旅游區,新建娛樂項目,再把項目出租給村民經營,這樣一來,就把村里的‘沉睡’資源變成了‘活’資產。”白舍牛灘村村委會主任任建新說。

    ????不到兩年時間,白舍牛灘村便實現了從一個落后村落向田園綜合體旅游村的華麗轉身。村民們也從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傳統農業生產中解脫了出來。

    ????近年來,榆陽區堅持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和產業轉型升級一起抓,通過發展有特色、有優勢、能致富的產業,為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奠定了牢固的基礎。2018年,榆陽區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達2.37億元,102個村集體經濟年收入突破5萬元,44個合作社、1.32萬農戶分紅總額達9533萬元,徹底摘掉了貧困的帽子,老百姓真正嘗到了改革的甜頭,分享到了改革的紅利。(記者 雷魏添)

    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65314
    诈金花提现的网站 大乐透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468111ww今睌开奖结果 pk10赚了很久的思路 明年欧洲杯在哪个国家 选河南福彩走势图 河北快三下载软件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时时预测软件 最强nba抽球星必中技巧 甘肃快3开奖现场直播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 最稳平特一肖 上海决3号码准荐 二八杠有哪些作弊法 三中三公式加规律 3d走势带连线